点击关闭

扫雷大队-海军士官专家为推进新型反水雷作战能力建设发挥着骨干作用

  • 时间:

【多名乱港分子被捕】

掃雷艦不僅噸位小,而且物理場對人體影響非常大,因為艦艇上有巨大的鐵芯線圈,在通電一瞬間會產生強大的磁場,連倒地的扳手也能馬上立正站好。所以長期在掃雷艦艇工作會造成一系列不良的生理反應:記憶力減退、掉發、心律不齊、免疫力下降等。

“方位××,距離××米,發現目標。”某獵雷艦上,聲吶戰位發現獵物,作為掃雷區隊長的王文強將負責抓住獵物。

“投放掃雷具。”某型聲磁掃雷具入水,轟隆隆一聲巨響,海面上升起了數十米高的水蓮花。

衡量一名士官能力如何,不僅自己要有一身本事,還要善於傳授自己的技能,帶出過硬的隊伍。

大隊地處國際大都市,掃雷艦艇就靠泊在黃浦江邊,一到夜晚兩岸霓虹閃爍,更加反襯出軍人的堅守和奉獻。

“編製體制調整改革後,大隊士官隊伍的編配範圍、職能使命、能力構成要求都在發生深刻變化,他們在大隊加快轉型建設中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”。大隊政委孟曉偉介紹說:“海軍轉型建設催生新時代士官隊伍,我們的工作就要聚焦備戰打仗這個主責主業,來支持和推動大隊士官人才群體的建設,打造新一代雷海龍骨脊梁。”

一一對比後,他發現與經驗推算的數據有較大出入。面對這個結果,王文強倒吸一口涼氣:“實踐出真知,如果沒有這次論證,不掌握這型裝備的極限參數,打起仗會付出血的代價。”

調整改革後,海軍取消大部分輔助船艇的軍官編製,部分優秀士官成為輔助船艇指揮員。

如今,挺立在海軍加快轉型建設徵程的浪尖潮頭,海軍士官專家為推進新型反水雷作戰能力建設發揮著骨幹作用。

因為具備扎實過硬的專業技術,幾乎每一名士官專家組成員在留轉前,都會接到相關用人單位的強烈邀請,但他們的第一選擇無一不是留隊。

“水雷作為可以起到戰略作用的戰術武器,涉及磁場、聲場、次聲場等多種物理場,具有難以識別的隱蔽性和巨大的破壞力。”大隊長董剛介紹說,反水雷作戰要求官兵具備高度的專業知識和技能。

“關於爆炸產生聲波的數據還不夠完整。”深夜,燈火通明的大隊士官專家工作室內,圍繞不同水深和地形,手雷爆炸產生的聲波最大引爆距離的討論還在繼續。這已經是今年初以來,士官專家在一起會診集中攻關的第3個課題。

甘為人梯的大師傅前不久,大隊某掃雷艇在出航前綜合檢查時,發現一組電壓參數突然在聲吶顯示屏上出現閃紅,艇上幾名士官骨幹一直查不出原因,急得團團轉。

打仗方向就是人才流向。這幾年,海軍推出一系列士官人才相關法規制度,全部圍繞備戰打仗中心用力:使用打仗型人才,針對打仗急需引進人才。

多年的實踐積累,他們自編形成了《某型掃雷艇機電裝備常見故障修理手冊》《典型故障排除方法50例》等小冊子,成為大隊官兵必備的排故寶典。

“士官培養不僅僅是簡單的業務培訓,更是複合型人才的全面培塑。新時代海軍士官不僅要懂使用、能操作、會修理,更要懂體系、能指揮、會外交。”一名海軍領導說,“在很多情況下,士官也要站在艦長的角度考慮問題。”

盛夏時節,東海某海域平靜的海平面下危機四伏。一場諸兵種實戰化聯合演習拉開帷幕,“敵”在重要航道上佈下密集的水下雷陣,企圖阻滯我兵力行動,素有海上敢死隊之稱的掃雷艦艇率先駛入“死亡海域”,為大部隊清掃出了安全航道。

新時代雷海的龍骨脊梁□ 本報記者 廉穎婷“聲吶顯示,前方進入雷區。”數艘智能遙控掃雷艇快速靠近水雷。

“投放滅雷具。”艦指揮員果斷下達命令。隨即,王文強指揮啟動艦艉吊車,張開機械大臂將掛載好滅雷炸彈的滅雷具投入水中。

海軍轉型建設催生新時代士官隊伍

在士官專家成果展示室里,記者看到整齊排著一列光盤,這些光盤全是他們作專業輔導授課的錄像,涵蓋掃雷、聲吶、動力、電工等專業,官兵需要可以隨時調閱學習。

圖① 王文強(右一)圖② 張立軍

圖⑤ 陳建斌圖⑥ 鄭常勇

反水雷作戰是世界海軍公認的一大難題。水雷有多厲害,掃雷兵最清楚:1000噸的船,它可以輕而易舉地炸成兩截;上萬噸的巨艦,它也能讓你瞬間癱瘓。

圖⑨ 王占澱(左一)圖⑩ 劉國雲

針對滅雷具回收臍帶電纜容易絞纏的問題,二級軍士長譚愛研究提出從艦尾回收滅雷具的新打撈方案,大大降低了收放風險,提高了工作的安全性和訓練效率。

然而,王文強出人意料地選擇了另一條路。他主動請纓轉崗,學習新型反水雷裝備。

翻開王文強的履歷,就會明白他的選擇:作為海軍3型最新型掃雷艦艇的首批艦員,在新裝備列編後缺教材、缺標準等諸多實際困難面前,他從來都是獨當一面。

當前,海軍轉型建設進入關鍵時期。改革後,士官數量占到海軍編製員額的半數以上,關鍵武器裝備都由士官執掌,士官成為作戰崗位的主體力量,士官隊伍的角色定位越來越細,對士官隊伍的能力要求越來越高。

“將新增高級士官崗位重點用於主戰部隊和新質作戰力量。”今年7月,海軍黨委印發《關於加強新時代海軍士官隊伍建設的意見》。

成功獵雷的東部戰區海軍某掃雷艦大隊士官專家們,再次用行動證明瞭海戰場上兵專家的分量。

萬裡海疆上,越來越多的士官骨幹,通過精準高效的調控分流機制、聚焦實戰的系統培訓體系,由技能型向實戰型、工匠型轉型。

這是去年夏天,一次水雷實掃演練的場景。獵雷成功後,王文強第一時間沖回房間,詳細記錄下剛纔的幾個關鍵數據。

圖③ 徐愛軍圖④ 林志勇

追求極致的專家兵匠平靜的海面被濃霧籠罩,水下一枚致命的水雷等待著上鉤的獵物。

面對海上人工打撈作業危險大、效率低的難題,一級軍士長張立軍設計製作出便攜式打撈裝置,不僅成倍提高工作效率,還縮短了辨別水下目標的寶貴時間。

世界各國海軍都有條不成文的規定:在海上,所有艦艇見到掃雷艦艇都要鳴笛致敬。掃雷艦艇部隊環境最艱苦、最危險,被稱為刀尖上行走的舞者,是雷海破障的先鋒。

圖13張 勇(左一)圖14譚愛鋒(左一)

圖⑦ 王占偉圖⑧ 方治興

這時,聲吶班長、四級軍士長張輝聞訊趕來。經過簡單檢測後,他扒開顯示屏外衣,雙手伸進黑乎乎的犄角旮旯,將兩個毫不起眼的按鍵開關輕輕複位,故障立即排除。

500米、400米、200米,當滅雷具靠近目標後,王文強指揮按下投放按鈕,滅雷炸彈被精準投送就位並引爆。“轟”的一聲,一個60多米高的水柱衝天而起。

他們活躍在黃浦江畔,是一支由東部戰區海軍某掃雷艦大隊14名中高級士官組成的士官專家組,他們既是相關專業的首席專家,又是備戰打仗的排頭尖兵。

士官專家組的研究課題來源於戰場一線、服務於戰場一線——

士官專家組成員平均在掃雷艦艇服役20年以上,所有不利環境都沒有成為他們前進的阻力,他們用優異成績證明瞭他們值得所有海軍同行的致敬。

圖11張 輝圖12 楊勝海

“牛!不愧是大師傅。”面對戰友的褒獎,張輝卻作起了檢討:“類似這樣的個別裝備特異情,我們最近剛好探討研究過,但還沒來得及總結推廣。不過,下步我們會梳理彙總出一套《XX型裝備特異情手冊》供戰友參考使用。”

近5年來,海軍定向培養士官、士官學員和二本以上院校畢業大學生預選士官,均由海軍本級直接調控分配,最大限度實現專業與崗位、崗位與戰場的對接。

2018年6月,東部戰區海軍某勤務船大隊首批19名士官船艇長全部通過獨操考核“放單飛”。他們執掌船艇,擔負運輸、補給、拖帶、救護、巡邏等繁重的勤務保障任務。半年前,他們才剛從雷達、機電等專業崗位轉崗上任。

堅守雷海的鋼鐵戰士今年是兵王王文強當掃雷兵的第29個年頭,同批入伍的戰友幾乎都退伍、轉業了。2013年,他晉升一級軍士長。在戰友看來,苦熬多年的王文強,安穩工作幾年就可以順利退休了。